对于油价这种常态调整行为

2018-08-18 09:00

对此,郑永志认为,如果仅就“观察期太长”一事再次举办听证会,存在浪费公共资源之嫌,“可直接由相关部门召集各行代表,进行小范围协商。”

“观察期如果调整,是否会再经听证”是很多市民关注的另一焦点。此前,许勤在同一场合也曾公开表示,对公共事件听证要看是什么事,对于油价这种常态调整行为,需要体现市场的灵活性,而听证一来一去需要一段时间。

广东德纳律师事务所律师庞琨也认为,这种关系到近万人就业、上千万人出行的公共交通事务,如果不进行听证,不符合行政管理的目的和效力。庞琨表示,凡是涉及到民众的利益,都应该听取民众意见,而不应该武断处理,“我国价格法规定,涉及到多数民众利益的收费或价格调控应该听证。如果取消听证制度,明显不符合法律规定,听证程序的科学性和必要性是听取各方意见,反馈各方诉求。”

郑永志也认为,两个月的观察期,是太长还是太短都可以探讨,也可以微调。对于到底设置多长的观察期才合理,郑永志告诉记者,当年听证会上,与会代表曾就这一问题进行过激烈的探讨,“1周的话可能造成调价太频繁,但是太长的话也不合适。”

针对许勤“两个月调价观察期太长”的说法,也有市民认为,虽然两个月的观察期不会直接取消,但或许会缩短。市民黄小姐表示,“这次油价上涨和下调都这么快,可能就是为了缩短观察期做准备。”

董玉琴则表示不同的看法。她说,如果决定取消或缩短两个月观察期,就必须进行听证,“既然之前设置两个月的观察期经过了听证,从正常的法律程序来讲,如需调整还是要经过听证,须设置程序让各方充分表达意愿。”

庞琨认为,如需不经听证直接调控价格,起码“如何涨如何降”这个制度的出台应该听证,“观察期设置是制度的一方面。制定条件成熟的制度,完全依法涨、依法降才是合法之道,否则,价格是升是降完全由一个或几个机构定夺,此举容易引发各方矛盾,而且有可能滋生权力腐败。”

不过仍有不少市民认为不会缩短两个月的观察期。市民李先生表示,之前设置的两个月观察期,是考虑各方面诉求,多方听证后才决定的,“应该不会缩短,而且我认为缩短也不太合适,这次调价应该只是临时性的。”市民孙先生则认为,两个月观察期是政府经听证之后定的章程,不太可能随便缩短,“如果不经任何程序就缩短,就不叫法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