届时

2018-10-01 00:53

此外,与会期间,习近平还将同俄罗斯总统普京等国家领导人举行双、多边会见。值得一提的是,此次“习普会”将是中俄元首今年以来的第4次会晤。此外,习近平已邀请普京今年11月来华出席亚太经合组织第二十二次领导人非正式会议。

“上合组织成立13年来,为什么只有双边合作但鲜有多边合作?”面对外界这一质疑,陈玉荣表示,主要是因为资金问题,为此,她呼吁加快建立上合组织开发银行。

就此次峰会而言,上合组织扩员议题无疑也是一大看点。中国外交部副部长程国平介绍,将以通过决议方式批准包括扩员法律文件在内的一系列文件。中国驻俄罗斯大使李辉指出,“如获批准,这将标志着上合组织扩员法律基础基本完备,加入程序得以明确。”

习近平在署名文章中指出,目前,丝绸之路经济带建设已经进入务实合作阶段。对此,受访专家多表示,此访期间,“一带一路”建设料将获得较大推进,届时,习近平将欢迎有意愿的国家积极参与,共同探讨,共同建设,共同受益。(完)

华益文指出,“一带一路”战略构想将极大地拓展中国发展战略空间,为中国经济的持续稳定发展提供战略支持,给中国带来巨大的地缘政治利益,与此同时,更会促进“一带一路”沿途国家的经济社会发展。

冯玉军对此认为,此次峰会期间,特别是在成员国和观察员国之间,将在既有框架之下,寻找有效的“小多边”合作方式,尤其中、俄、蒙三边合作料取得突破,这将是此次峰会的第三大看点。

周刚指出,虽在政治上有一些没有解决的问题,但这些“支流”不应冲淡合作共赢的“干流”,中印双方不仅要求同存异,更要“求同化异”,要变所谓的“龙象之争”为“龙象共舞”。

而此次对印度的访问,则是舆论关注的焦点。中国外交部介绍,访问期间,习近平将会见总统慕克吉,同总理莫迪举行会谈。此外,还将在新德里就中印关系及中国对南亚政策发表演讲,引发关注。

习近平此行前在塔吉克斯坦媒体发表署名文章指出,“当前,上合组织维护安全、促进发展、改善民生三大任务更加紧迫。以更高水平的互信、更有效的合作、更紧密的利益融合,增强本组织应对威胁挑战的能力,夯实务实合作和人文合作基础,已成为全体成员国的共识。”

在华益文看来,安全合作、人文交流与经贸合作一起,构成“一带一路”战略的基本要素,预计都是习近平此次“两亚行”的重要议题。

针对上述“三大任务”,届时,习近平将提出怎样的“中国主张”,备受外界关注。

国际问题专家华益文注意到,南亚在中国外交布局中的地位正在上升。他认为,中国与南亚的合作正处于双方历史上最活跃、最富有成果的时期。尤其建设“丝绸之路经济带”和“21世纪海上丝绸之路”倡议的提出,给中国与南亚合作“插上一双有力的翅膀”。

与安全合作一道,已上升为上合组织发展重要支柱的经济合作,亦成为此次峰会的一大看点。中国国际问题研究院上海合作组织研究中心主任陈玉荣对中新网记者表示,峰会期间有望签署的《上合组织成员国政府间国际道路运输便利化协定》,将极大促进上合组织成员国之间的务实合作,提升相互之间的贸易规模,并为贸易提供更多便利。

他强调,“一带一路”不是另起炉灶,而是将充分利用中国与有关国家和地区现有合作机制和平台,实现中国与有关国家和地区的共同发展、共同繁荣。

“中印双方都面临着如何加快发展、改善民生、实现民族梦想的共同任务,在此背景下,习近平此访势必会增进两国战略互信。”中国前驻印度、巴基斯坦大使周刚对中新网记者谈道。

事实如此。中新网记者注意到,这已是习近平就任中国国家主席以来的第10次外访。经过此次“两亚行”,一年多来,他的外访足迹将遍布近30个国家。其中,多次出访周边国家。

“中国对周边的投入只会增加,不会减少;中国同周边国家的合作水平只会提高,不会降低。”习近平在撰文中再次强调,不断深化同周边国家的睦邻友好和互利合作是中国外交的基本政策,永远不会改变。

在周刚看来,习近平此次首访南亚国家具有十分重要的意义,“南亚面向印度洋,具有非常重要的战略位置,发展同这一地区国家的关系,其意义实际上超出了同某一个国家双边关系的范畴,也超出了同南亚地区关系的范畴。”

与此同时,中亚的地位亦不可小觑。实际上,中亚和南亚构成了中国西南和西北两个战略方向,是中国“向西开放”战略的重要目标和必经之地。

目前,伊朗、巴基斯坦已正式申请加入上合组织,印度也表达了相关愿望。北京大学国际关系学院副院长关贵海指出,相关国家申请加入组织是上合国际影响力和吸引力不断上升的体现,同时扩员也是上合组织走向成熟的一个标志。

“虽然外界将对乌克兰危机念念不忘,但估计中俄元首没有太多时间谈这个议题,而是将更多时间花在双边务实合作方面,特别是战略性的大项目合作。”中国国际问题研究院特聘研究员贾秀东说。

其中值得注意的是,习近平这次访问是两国建交以来,中国国家主席首次访问马尔代夫,对中马关系具有划时代意义。

“整个欧亚大陆核心地区的不稳定性正在增强,并且朝着越来越消极的方向发展,在此背景下,成员国对上合组织寄予更高期望。”中国现代国际关系研究院俄罗斯研究所所长冯玉军谈道,在进一步深化安全合作方面将有哪些具体举措,成为本次峰会的一大看点。

以维护安全为首要任务而诞生的上合组织,迄今已走过13年。眼下,美国从阿富汗撤军的“后遗症”不断发酵:地区“三股势力”重新抬头,宗教极端势力日益扩大,安全形势十分严峻。